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克蘭危機中所顯示出的“政治強人”作風,最近成了世界輿論關註的焦點。但似乎不那麼引人註目的是,世界政壇的另一位“強人”、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最近一段時間的“示強”動作也頗多。
  埃爾多安本人以脾氣火爆、作風強硬著稱。美國《時代》周刊曾將他評選為2011年年度人物,更有人給他冠上“中東之王”的稱號。埃爾多安領導的土耳其正義與發展黨(簡稱“正發黨”)已在土耳其連續執政12年,但自去年夏天開始,土耳其國內開始出現民眾抗議浪潮和一系列政府腐敗醜聞,土耳其政府近期又對Twitter等社交網站進行封殺,這些都讓埃爾多安政府處於執政10多年來最動蕩的一段時期。即便紛擾不斷,在3月30日的土耳其地方選舉中,“正發黨”還是以絕對優勢勝出,這給埃爾多安打了一劑“強心劑”。在這次勝利的鼓舞下,埃爾多安很有可能會繼續尋求更大的政治突破——外界猜測,他可能會參加今年8月舉行的總統直選,或者通過修改法律打破總理最多連任三屆的束縛,謀求第四個總理任期。分析認為,中東地區的這一“政治強人”,在今後較長一段時期內仍將在國際舞臺發揮他的影響力。
  向社交網站開刀
  和社交網站“杠”上了——這是埃爾多安最近讓人印象深刻的動作之一。
  總部設在美國的社交網站Twitter公司,日前在土耳其被控為“偷稅者”。土耳其政府稱,Twitter每年在土耳其獲得數千萬美元的廣告收入,但從未繳納過任何稅金,土耳其政府要求Twitter在該國設立辦事處,以便征收稅金。這已經是埃爾多安領導的土耳其政府與社交網絡“交惡”的“第二回合”了。
  “第一回合”發生在不久前的3月。3月21日,土耳其電信主管部門屏蔽了Twitter網站。土耳其政府對此舉給出的官方理由是,該網站的管理員拒絕刪除被法院視為“侵犯個人權利和隱私”的內容。但許多人認為,政府屏蔽社交網站的真正原因,是政府想要阻止在Twitter等社交網站上流傳的埃爾多安“涉腐錄音”進一步傳播。今年2月24日和2月26日,有匿名者將兩段據稱是“埃爾多安和兒子比拉爾通話的錄音”上傳至網上,錄音中的兩名男子疑似在對話中討論如何轉移受賄所得以及如何收受賄賂。對此,埃爾多安辦公室發表聲明稱,“錄音完全失實,是不道德剪輯的產物”。
  3月28日,土耳其電信主管部門又屏蔽了美國谷歌公司旗下的視頻網站Youtube。外界認為,此舉是因為該網站傳播了一段土耳其高級官員討論對敘利亞採取軍事行動的音頻。谷歌公司於4月7日表示,已向土耳其刑事、行政和憲法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取消土耳其政府對YouTube的封殺令。
  土耳其政府一周內第二次對互聯網實施強力干預,遭到國內外輿論的強烈批評。4月2日,土耳其憲法法院裁定電信主管部門屏蔽Twitter的行為違憲,要求土耳其政府即刻解禁。對此,埃爾多安表示:“我們遵從憲法法院的裁定結果,但我個人並不贊同這個結果。最高法院考慮的都是國際跨國企業的商業權利,卻不為自己的國家進行正當辯護。”Twitter隨後在土耳其解禁,但“偷稅”指控又隨之而來。為此,Twitter公司全球公共政策主管科林·克羅韋爾近日專程帶團赴土耳其與政府官員會談。4月15日,土耳其政府宣佈,Twitter已經同意關閉部分賬戶。
  逆勢通過“民意大考”
  許多分析認為,埃爾多安之所以在3月下旬對互聯網實施強勢干預,目的在於要為3月30日的地方市政選舉掃除障礙。3月30日這次選舉選出的是未來5年土耳其的地方行政官員,埃爾多安本人並不直接參与競選,但他卻積極為其領導的“正發黨”候選人造勢。因為在選舉前的這一年多來,埃爾多安政府經歷了執政12年來最動蕩的一段時期,這次選舉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民眾對埃爾多安的“民意公投”。
  動蕩時期起始於去年夏天由“蓋齊公園強拆”事件而引發的抗議浪潮。當時,伊斯坦布爾市政府決定拆除市中心塔克西姆廣場邊上的蓋齊公園,打算將之改建為購物中心,此舉引起市民不滿。最初只是少量民眾在廣場靜坐示威,但警方暴力清場引發的衝突引燃了民眾和反對派的多年積怨,從而引發全國範圍內的大規模抗議浪潮,波及土耳其全國67個省。在警察與抗議者的衝突中,至少5人死亡,5000多人受傷,約2000人被捕。“蓋齊公園”事件的怒火還一直燃燒到了今年3月,15歲的少年貝爾金·埃爾萬去年6月在街上買麵包時,不幸被防暴警察用來清場的催淚彈擊中頭部,在重症病房裡昏迷了269天后於今年3月11日去世。這名少年去世後,土耳其全國超過30個城市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抗議者要求政府對警察問責。這一次,防暴警察再次使用了催淚瓦斯和水槍進行清場。
  讓民眾對政府深感不滿的另一事件,是去年12月爆出的埃爾多安政府閣員的“腐敗醜聞”。2013年12月17日,伊斯坦布爾警方在埃爾多安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經濟受賄罪突襲逮捕了包括3名內閣部長的兒子、房地產商人及銀行高管在內的近50人,案件涉及的3名部長被迫辭職。今年4月,隨著埃爾多安“涉腐錄音”的流出,更是將埃爾多安本人牽涉進了腐敗醜聞。隨後,埃爾多安政府便採取了屏蔽社交網站的舉措來應對。
  所有這些,都給埃爾多安本人及其領導的“正發黨”在選舉中平添了壓力與變數。
  但是,3月31日公佈的選舉結果卻有點出乎人們的預料。“正發黨”得票率超過45%,高於其在上一次2009年全國性地方選舉中39.1%的得票率。“正發黨”候選人拿下了包括伊斯坦布爾和安卡拉兩大“重鎮”在內的49個省市,以絕對優勢贏得選舉。
  在抗議風波和腐敗醜聞的陰影下,“正發黨”仍能獲得選舉勝利,這與埃爾多安執政以來土耳其的經濟發展成就不無關係。在埃爾多安的領導下,土耳其在過去10年實現了“經濟奇跡”,人均收入翻了三番,2010年和2011年的經濟增速分別達到9.2%和8.5%,居世界前列。
  並不意味著高枕無憂
  外界普遍認為,土耳其目前還沒有一個政治人物能夠取代埃爾多安。但是,埃爾多安執政地位現在的穩固,並不一定意味著埃爾多安可以高枕無憂。
  在經濟上,在快速發展之後,土耳其經濟近幾年出現了快速下滑趨勢。最近兩年,隨著新興市場的震蕩,土耳其的經濟增長率已經滑落至3%左右。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近期刊文指出,土耳其的經濟狀況還存在著諸多“弱點”,比如女性勞動力的參與率在經合組織中排名墊底,貧富差距大,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跡象——在製造業的低成本優勢已經被增長的工資和物價破壞之後,生產力和技術卻沒有好到可以使經濟輕易轉軌到高產值的產業上去。
  在政治上,不少評論認為,土耳其政壇的緊張與不確定狀態將一直延續到今年8月的總統選舉以及明年的議會選舉。埃爾多安本人也可能繼續尋求在政治權力上的突破,他有兩個選擇——參加今年8月的總統選舉,或者通過修改法律取消總理最多連任三屆的限制,謀求連任第四屆總理。
  可以想見,不管是當“總統”還是當“總理”,埃爾多安個人的權威主義色彩都將變得更濃。這可能會加劇土耳其社會的分裂。因為在土耳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埃爾多安的強硬作風以及權威統治有所不滿,並呼籲政治變革。
  本報北京4月18日電  (原標題:在土耳其,越來越多的人對埃爾多安不滿)
創作者介紹

駱胤鳴

zl94zlgk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